茧LALALA

摸个乱数

画着玩儿/乱数真帅,他真的又帅又可爱【大声】

渴望一个乱数吹的组织收留

夏目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!!!!

在这边也发一下,加上一些日常的小摸鱼【简直在安利邪教】

最后那个本来打算画五奇人中心结果跑成了夏目中心

亲吻22题这个坑简直是无底洞所以如果有喜欢的一格就告诉我?我会找时间画完的【没人理你】

2017的新年明信片!

【欢迎交换!不要大意的戳我私地址就好!

【背面我也有好好的画!我很努力的看我一眼!】

【我真的是个毛推你们相信我】
直到元宵之前都可以找我换,只不过这个人弧弧的会回复的比较慢(°A°`)
es的小伙伴会随机塞签绘,如果可以把自己喜欢的角色一起私发给我把ヽ(゚∀゚)ノ♡

最近得勤奋点除点草了

想要 一起玩水彩的小伙伴啊

一个人深夜肝图各种空虚寂寞冷

来找我玩嘛QAQQQQQQQ

最后一张不是水彩,是我在玩特效

まふ在我眼里就和太阳一样

#刀剑乱舞安清版DAYS#【女仆装/执事装】

#刀剑乱舞安清版DAYS#【女仆装/执事装】

  • 前半段是本丸日常,后半段是安清www

  • 有女性审神者出没请注意www

  • 所谓宿舍是按俺家入手顺序来分。

  • 毕竟是按自家设定解释所以可能有点 ooc

  • 【我有在努力还原性格了……希望有人看【爬



今剑发现自家的审神者有一些奇怪的兴趣爱好。

啊,着并不是说自家审神者不好的意思,只是这个兴趣爱好真的有一点奇怪,也可以说是表达爱的方式非常特别。

女孩子喜欢收集漂亮的衣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但今剑是第一次知道女孩子在收集了衣服之后,不会自己穿,而会把衣服偷偷的和刀剑们的衣服互换掉。

最经常中招的大概就是和自己住在一起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。

平时大手大脚的审神者只有在这种夜袭的时候会特别的小心翼翼,小心翼翼到对周围很敏感的刀剑们都发现不了的地步,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这个真的很了不起的了。

如果不是因为那天晚上由于明天要首次出阵太兴奋而睡不着,所以发现了审神者的小动作,今剑觉得自己如果那天晚上睡着了应该有多好。

 

“主人——你又把我的衣服拿去哪里了!!”这是想生气却又觉得不太好的加州清光。

“还有我的衣服,主人。”这是习以为常身后却又冒着黑气的大和守安定。

说起来今天是休假的日子,非常难得的不用出阵也不用远征的日子。除了内番照常外大家都会全力的去休息。

虽然这也经常会成为审神者行使兴趣爱好的日子,例如上面那样。

面对质问审神者倒是一脸淡定的和我坐在花园旁的走廊,明明没有喝茶也没有吃早饭手里却拿着茶点。

“是清光和安定啊,你们昨天出阵的时候衣服不是坏了嘛——所以我交给锻造师去修理了。”所以说为什么是交给锻造师?!

“那我们日常的衣服呢?”

“那里。”审神者随手指向了正在晒衣服的烛台切,他的手中正拿着两人的衣服,“你们就先穿我放在你们宿舍的那两件衣服吧,毕竟今天不用出阵所以没什么影响吧www。”

随后是漫长的沉默,今剑感觉自己好像在审神者笑容后看到了樱花飘落。

两人相视一下,一脸任命的表情走回了房间。

审神者一脸跃跃欲试想跟上去的样子,结果被烛台切发现,然后死命的拉了回来。

 

 

“啧,这身衣服到底应该怎么穿啊。”清光摆弄着自己手中的那套从审神者那得来的一套衣服,很明显眼前的刀剑并不认得这身衣服。

那是一套女仆装。

是一套女仆装。

一套女仆装。

套女仆装。

女仆装。

你要相信这真不是笔者在拖字数。

这是此时此刻在他身边的大和守安定的脑内刷屏。

他再看看自己手中那套执事服,默默给审神者点了个赞。

“那么,清光,我去隔壁的房间换衣服。”

“唉?为什么?一起换不就好了。”

“你不是不喜欢被人看到身体吗?我去隔壁就好。”说着他推开纸门走向隔壁的房间。

清光脸上显得有点微红,轻声道:“真是,这家伙偶尔也是挺体贴的嘛。”

然后他开始继续折腾自己手上的服装。

 

“清光你换的怎么样?”几分钟后,安定换好衣服后再次推开纸门,此时他身上穿着黑白相间的执事服,简单利落的线条勾勒出他的身材,黑色的长裤显得他的双腿更为修长,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,蓝色的领带紧系在胸前让人有种禁欲的感觉。

“等等!别看过来啊!”一个枕头精准无误的砸中了安定的脸部。

“你在干什么啊。”安定拿住砸中自己的枕头,看向房间里的清光,不禁一愣。

清光的五官并没有女性化到让人分辨不出性别的地步,但此时的他身着一条黑色的连衣裙,再加上有着白色花边的围裙装,衣领下赤红色的丝带自然垂下,这样的清光不但没让人感觉到违和感,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。

“怎…怎么样?果然很奇怪啊,下身感觉凉飕飕的。”

安定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,不自觉的道:“很漂亮。”

“真的吗!”清光赤色的双眸立刻闪闪发亮的凑过来看着自己,“很漂亮的话就以为着这样主人也会很喜欢的对吧!”

太近了,而且最关心的果然是审神者的想法吗。

安定隐藏起自己眼中的一丝苦涩,拿起清光胸前垂下的红色丝带绑成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,“我不知道主人会怎么想,但我觉得这样真的很漂亮。”

话音刚落,安定将清光的脸颊轻轻扶正,“你干什…恩?”安定轻轻的将自己的嘴唇,落到了清光的上唇。

“唉?”完全没反应过来的加州清光。

“走吧,早饭应该已经开始了。”这么说着,安定笑着走出了房间。

少顷,清光感觉自己脸仿佛要烧起来一样。

 

 

 


段子堆积处

战争的结束,格鲁森四处洋溢散发着幸福明快的气息,树木更加的茂盛,天空也显得格外的明朗,感觉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无比明亮美丽。

太阳的精灵四处跳跃着,不断的展现着自己优美的舞蹈,将阳光带到自己所到之处。

然而,一座坐落在森林之中的小小的木屋,却让他们不得已的停下了舞步。木屋的大门被带刺的藤条缠住,唯一幸免的窗户也被巨大树木的阴影所遮掩。

红野将自己关在这个昏暗的小屋里,靠坐在墙边。从战争结束后她就再也没有合过眼,眼睛里充满了血色的血丝,一直呆呆的看着手中的一张照片,那是一张合照,那是一同在这里生活,由三人的兄妹组成的小小的家庭的唯一的全家福。

照片上的三人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红野用轻抚着另外两人的笑容,她感到眼睛发酸,可是眼睛确无法流下泪水。

她明白,自己又一次的逃跑了,从妹妹的病床前,从清岩生死不明的噩耗前。她不想接受,不想相信。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,她内心如此渴望着;这只是大家联合起来的恶作剧而已,她内心如此奢望着。

“又一次失去家人什么的,我才不要啊……”

本来只攀爬在门口的藤条开始向房屋蔓延,像是想要保护着什么一样紧紧包裹着木屋。

“一次又一次,我到底——做错了什么……”

木屋外,周遭的鲜花开出了让人不详的颜色,像是要警告着不让任何生物靠近似的。

 

夜晚就此来临。

有谁,睁开了紧闭的双眼。

在无人知晓的深夜中,天空落下了点点雨滴,静悄悄的洗刷着这片因战争而染上鲜血的土地,祭奠着那些为了这片大地不断战斗而失去了生命的英雄们的灵魂。

在这样一个夜里,一名类人少女在雨中奔跑着,奔跑着,不断的奔跑着。少女身着的白色的病服已经被雨淋湿,身上的绷带还带着点点血迹。赤裸着双脚上早已伤痕累累,不断的摔倒,却又不断的再次爬起,她却从未停止下奔跑。

最终,她在那个森林深处的小木屋不远处停下了脚步,那里与少女记忆中的景象已经完全不同,繁密的藤条,有着不详颜色的鲜花,让人恐怖,同时也弥漫着诡异的气氛。

少女张口叫喊道:

【姐————姐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】

少女的喊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响亮,这却是她此时拼尽全力的呐喊。她的眼眶里挤满了泪水,仿佛下雨秒就要掉落下来一般。

 

【姐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姐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】少女的声音穿过了细碎的雨水,穿过了繁密的藤条,传到了屋内红野的耳中。

“这个声音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人物全为原创

*写到这里我就卡段子了

*反正没人看系列

96猫和黑兔子的组合超级棒WWW    

超喜欢黒猫奇想譚,当初在B站看pv的时候看到这句歌词立马就泪目了QVQ

【君の瞳に映ったこの姿はきっと
触れたら崩れるような蜃気楼】

因为这句我简直!

没有我了^o^